2007年7月19日 星期四

Salute to Ennio Morricone

因為 Peter O'Toole 的緣故,我不忍心看今年的金像獎頒獎典禮,後來看了網路上抓到影片, Clint Eastwood 介紹,然後由 Celine Dion 唱一首由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裡面的 Deborah's theme 填詞後的歌曲 "I Knew I Love You" 獻給 Ennio 大師。

對大多 20 歲這輩或許只是感到好聽,當然,我相信很多年輕人深入研究顏老的音樂,他們得到的是感動而不僅是好聽。對我這一輩而言 Ennio Morricone 的意義已經超過了音樂的範疇,不曉得當年我的同好如今安在,可能都成了回家要帶小孩的高科技工程師,希望他們回家有看到 Ennio Morricone + Celine Dion 這段,花一兩分鐘享受一下小幅的感動。

《四海兄弟》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在 1984 年上映,除了劇情和他悲涼的排笛聲之外,我最驚豔的是出現沒幾分鐘,一心想當明星的小美女 Jennifer Connelly,有一幕是小男主角透過一個破洞盯著 正在自學芭蕾舞 Jennifer,突然那個小男生神色緊張,瞳孔縮小,然後唐突的轉到另一段不搭調的劇情,大約十年後,我才知道這裡被新聞局剪掉一段 Jennifer 的背面全裸片段。

我喜歡擺出一付早熟的樣子,國中同學聽國語歌,我偏要聽西洋。高中同學聽西洋流行,我偏要學著聽古典樂和電影配樂,尤其後者,讓我可以說出一大堆女孩子聽不懂的故事,高中時看《鐵面無私》和《教會》,買 120 元的錄音帶,大學時看《新天堂樂園》,已經升格為 300 元的 CD,Ennio 始終和我的成長同在,研究所時我留鬍子騎豪爽嬉皮車,回頭迷上了 Ennio Morricone 早年的作品《狂沙十萬里》,寫不出論文時一遍一遍的聽他的主題,旋律引導我推想優雅的女主角 Claudio 看到全家遇害的那一刻的感受,我從來沒有聽過那麼悽涼的音樂,就因為我個性怪異走偏門,喜歡這種怪音樂被大家當作孤僻,到這時遇到第一個欣賞我的女友....

坦白說我認為《海上鋼琴師》之後的 Ennio 已經過了巔峰期,首先是他的最佳拍檔 Sergio Leone 在 1989 年辭世,其次要怪 90 年代美國國力獨強之後,好萊塢在 Hans Zimmer 這一輩的主導下,電子合成音樂太囂張了,把 John Williams 類型的交響樂力道再加強,這種類似《空中監獄》、《絕地任務》、《魔戒》讓你瞬間過癮一下的音樂成了主流,Ennio 這種不會說英文的義大利鄉巴佬變成弱勢族群。

畢業數年後,1998 年在北京上班時我迷上了一家咖啡廳,我喜歡那東岸美國佬搞的裝潢,還有他昂貴的美式早餐,我承認也迷上了裡面一個 170 公分高的美女 - 婷婷,在北京這個 "與人鬥其樂無窮" 的城市,婷婷是我認識最沒有心機的美眉,舞蹈學校畢業的她身材簡直就是 Deborah 的複製板,每週一到週五生意興隆,到了週六早上不上班,咖啡廳就變成我的 CD 點放時段了,有一次我播放《四海兄弟》,然後和婷婷打鬧起來,沒多久卻聽到旁邊一絲絲的啜泣聲,有個落單的外國男人竟然哭了起來....當時我前後為難,不知道要不要關掉,婷婷卻很老練的關小音量,幫那個外國男人把咖啡杯加滿。

一年後我已經回到台灣,聽到耳語說婷婷是個背景非常複雜的人,20 歲就把一大堆 50 幾歲的老男人耍得團團轉,因為我「年紀小」,她不耍我這種「小孩」。

或許當時我社會歷練真的不夠,不識愁滋味,將近 10 年後,差不多就是那個外國男人的年紀了,果然,當我意外聽到 Ennio Morricone 的《四海兄弟》的 Deborah's theme 也忍不住想掉眼淚。

2 則留言:

Nastradamus 提到...

今天看到 Jennifer Connelly 的背部全裸了。

片頭時看到 Ennio Morricone 的名字,
也因此有特別留意了一下配樂。

其實我不認識 Ennio Morricone,
但我當時覺得這個名字很熟,
我想應該是在D大你這邊看到的吧。

DLowe 提到...

有機會到唱片行, 去電影配樂區逛一下
Ennio Morricone 數量一定排名 top 3

年紀大一點再來聽他的音樂
會很有感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