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0日 星期五

Rachmaninov Symphony no.2 -- Previn edition

1972 年底 André Previn 這位猶太裔美國籍的指揮家和倫敦交響樂團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到莫斯科演出 Rachmaninov 的第二號交響曲,這場傳說中的音樂會最後讓全場觀眾感動得忘了鼓掌,樂團成員回憶說:最後時間彷彿停止,只剩 Previn 的手停在空中,全場都還在迷戀拉赫曼尼諾夫那浪漫得讓人昏炫忘掉現實的音符,誰都不願從這場夢裡醒來.....

這首作品 1908 年就是在莫斯科進行首演,觀眾的反應還不錯,俄國人並不陌生,那為什麼 Previn 這場音樂會造成轟動呢?

拉赫曼尼諾夫 (Rachmaninov, 1873~1943) 本人是一個曾經接受精神治療非常神經質的作曲家,關於他的介紹國內網站資料非常非常多,我就不再重複了,今天我就專注在他的第二號交響曲上面。

Rachmaninov 在 1897 年寫了 Symphony no.1 飽受批評導致他有點精神衰弱,1900 年他在接受心理治療時期寫了他最有名的作品 Piano Concerto no.2,1905 年俄羅斯聖彼得堡冬宮爆發第一次革命,從此引起了俄羅斯長年的內亂,1907 年 Rachmaninov 避居政治立場和祖國相反的普魯士,在普魯士期間反而寫出他另兩首作品 Symphony no.2 和 Piano Concerto no.3,大致上來說,這三首都是成功的作品。

但是有沒有人想到一個問題:找一下1930~1970 年間的錄音,你會發現兩首鋼琴協奏曲的版本多如牛毛,拉氏自己, Horowitz, Rubinstein, Serkin, Richter 都曾經演出這兩首協奏曲,他的第二號交響曲卻好像從地球上消失一樣,我不敢說絕對沒有,但是你會發現 40 年間這首交響曲從未被錄音發行。為什麼?

因為鑒於第一號交響曲的失敗,多年後,神經質的 Rachmaninov 對自己的作品仍不具信心,經常性的進行修改屢見不鮮,第二號交響曲第一次首演時全長 56 分鐘,接下來的幾十年間他自己以及他的朋友 Josef Stransky 對這首作品頗多意見,僅 Stransky 一個人就砍了 29 個小短落,再加上拉氏自己的意見,一度將全曲剪到只剩 33 分鐘左右,1943 年拉氏去世,對這首作品有意見的人是少了一點,但是再怎麼修剪都只是紙上作業而已,到了 1950, 60 年代這首作品被遺忘在圖書館的灰塵中.....

到了 1971 年曾經搞過電影配樂的指揮家 André Previn 對這首作品有興趣,他仔細的考證先將作品還原到最早 56 分鐘的版本,然後依他自己的意見修改,主要剪掉第一樂章幾個片段,讓全曲長約 46 分鐘,成為近 30 年的正式版本 (當然也有人演奏其他版本,極少),另外 Previn 刻意放慢第三樂章 Adagio 的速度,讓這首作品更顯陰柔,我發現除了 Previn 之外,其他幾位指揮尤其俄國指揮總是喜歡拉快第三樂章的速度,另外加強管樂張力,或許我已經被 Previn 版本洗腦多年,總覺得這幾位指揮 Termikanov, Plentnev, ......的調調我不喜歡,我聽過 Termikanov / St Peterburg Philharmonic 的現場演奏會,俄國第一名的樂團水準還是很高,缺點是他第三樂章比我心裡的速度稍快一點。

讓這首作品重生的 André Previn 結束莫斯科之行後,回到倫敦馬上錄下這首交響曲,過去 LP 時代這片被選為錄音甚佳的 TAS 天碟,到了 20 世紀末時也被 EMI 選為 Great Recordings of the Century,10 年前這個版本在國內最受肯定,現在卻被其他的版本淹沒了,這幾年常聽到國內有人喜歡這首交響曲,卻批評 Previn 的演出濫情、沉溺、病態....如果他們知道 Previn 和這首作品的關係,不知作何感想?

拉赫曼尼諾夫這首作品浪漫的帶有稍許的風塵味,說句實話,每次我聽到這首腦海裡浮現的不外乎電影《齊瓦哥醫生》裡醫生 Yuri 和 Lara 的婚外情,或是自己前幾年在北京工作時曾經年少輕狂,迷戀酒店小姐做過的很多荒唐事.....

網路上發現有人把最美的第三樂章 Adagio 放上來,是 Previn 指揮日本樂團的版本

沒有留言: